• 恒康医疗控制权或将易主 神秘投资人解救甘肃首富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8-12-16 15:35:12 来源:
  • 城市是社会有机体中一个具有多层次、多结构、多序列的完整网络,它的复杂性决定了对城市整体的认识离不开城市社会学、城市经济学、城市地理学、城市管理学等学科的关于城市的研究。

    文/吴绵强

    3.jpg

    继转让西部资源(600139.SH)“壳资源”后,2018年国庆节后的首个交易日,低调而神秘的甘肃首富阙文彬又欲将其一手创办的恒康医疗(002219.SZ)的控制权进行转让。

    10月8日早间,恒康医疗发布公告称,10月6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阙文彬与自然人张玉富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阙文彬拟将其持有的公司7.94亿股股份(占公司股本总额的42.57%)及由此所衍生的所有股东权益转让给张玉富及其共同受让方或受让方指定的第三方。

    “时间很仓促,我们也是头天晚上得到通知进行公告的,对这次交易了解不多。”10月8日下午,接近此次交易的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若上述股份转让最终实施完成,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张玉富。”恒康医疗指。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张玉富系一位东北企业家,此前收购了多个项目,旗下商业版图横跨石油、化工、房地产、金融以及旅游等产业,而恒康医疗所处的大健康及医疗领域,或是其欲填补的空白所在。

    当前,阙文彬所持的恒康医疗股权大比例质押融资已到期且未及时偿还,更同时遭全国多地法院轮候冻结。在这种情况下,新的接盘方张玉富能否解救身陷债务泥潭的阙文彬,仍未有定论。

    偿债获股方式转让股权

    该来的还是会来。

    此次交易之前,阙文彬所持的恒康医疗股份早已被质押和司法冻结,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并将控制权转让,以结偿债的燃眉之急,被外界认为是“迟早的事”。

    早在今年7月12日,恒康医疗就公告指,阙文彬持有公司的7.94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42.57%)中,累计质押股份就达7.9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42.38%,占其所持有的公司股比达99.57%。两个月后的9月18日,据恒康医疗公告称,阙文彬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被北京、杭州、深圳、吉林、四川等地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目前部分质押融资已到期且未及时偿还,其持有本公司的股份已经被多个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

    “为解决上述债权债务纠纷,阙文彬正在筹划引进战略投资者,但截止目前尚未明确确定合作第三方,未来可能通过协议转让或司法拍卖等形式被动减持公司股份,而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恒康医疗指。

    实际上,恒康医疗大股东层面的股权质押及债务情况已经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日前对恒康医疗下发关注函(【2018】第332号),要求其说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具体原因、股份冻结对公司的影响以及公司已采取和拟采取的解决措施,相关方协商解除股份司法冻结的具体进展情况。

    10月9日,恒康医疗回复上述关注函称,阙文彬目前尚未收到法院的法律文书。经初步统计,阙文彬前期与华龙证券、民生信托、东莞证券、东北证券、四川富润企业重组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民生证券、四川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等多家机构存在股权质押融资或其他形式的融资,到期未能及时偿付的债权债务纠纷,“上述事项应是阙文彬持有公司股份被多家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的主要原因”。

    “自阙文彬持有公司股份被冻结之日起,其一直与债权人积极沟通还款及解除股份冻结事宜,并计划以出售部分甚至全部股权等方式,引进战略投资者融资偿还有关债务并解除冻结。”恒康医疗称。

    张玉富的出现,似乎为阙文彬及恒康医疗带来了曙光,但能否为其眼下的艰难局面带来真正的改变,仍难有定论。“本次签署的仅是股份转让框架性协议,股份能否最终实现转让过户存在不确定性。”恒康医疗称。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此次并未公布股份转让的每股价格以及交易对价。根据目前的市场行情来看,阙文彬此次转让的股权其实价值不菲。

    在经历前段时间的大跌之后,在此次股权转让之前,9月27日和28日,恒康医疗连续出现两个涨停板。接着在此次交易公布后的10月8日和9日两天收盘,恒康医疗继续上涨。

    截至10月9日,恒康医疗涨幅7.22%,报收4.75元/股,公司总市值达88.60亿元。如果照此价格计算,阙文彬此次转让的7.94亿股,市值达37.72亿元。

    不过,根据公告,本次股权转让方式并非以传统的现金支付股权对价实现,而是以偿债获股的方式进行,这或许进一步凸显了阙文彬现阶段的资金窘境。

    根据公告,即本次股份转让的对价为张玉富通过代阙文彬及四川恒康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大股东,以下简称“恒康发展”)清偿因质押标的股份而产生的全部债务,或者张玉富通过其他任何方式使阙文彬及恒康发展免除该债务,或使相关银行/券商等债权人直接向阙文彬及恒康发展发出书面豁免前述责任义务的声明。

    神秘投资人背后撑腰

    恒康医疗的一纸公告,让张玉富走向台前。

    “与债权人的沟通由张玉富牵头、阙文彬予以配合。”恒康医疗指。照此看来,新接盘方张玉富或许拥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和广阔的社会资源。

    关于张玉富的发迹原因和业务发展经历,外界知之甚少。其本人对资本市场而言更是陌生。在中元融通官网上的一张照片中,戴着金色边框眼镜的张玉富身材高大,面庞圆润。

    此次公告简短披露了张玉富的情况。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行将年满56岁的张玉富比阙文彬年长一岁,曾在东北大学任教,并先后担任辽宁五洲公路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中元融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元融通”)董事长,其旗下主要资产均位于辽宁。

    根据公告显示,张玉富现任大连国贸中心大厦有限公司、中水亚田实业有限公司及中海石化(营口)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中元融通官网指,张玉富在辽宁并购了大连国贸中心大厦有限公司、中海石化(营口)有限公司、辽宁泰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27家企业,总资产共计约160亿元,公司发展至今已成为集房地产、石油化工、金融、旅游等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业务分布于北京、沈阳、大连、营口等地。目前主体产业有大连国贸、中海石化、营口海湾城、赤山旅游风景区等。

    中元融通官网称,其成立于2010年,自2018-12-16开始,公司陆续完成上述27家公司的董监高及工商股权的变更工作,预计2018年10月完成大连国贸这一大连市城市综合体地标建筑。

    事实上,中元融通发展8年来,最为亮眼的商业投资案例要数收购沉寂16年的大连国贸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大连国贸项目位于大连市核心商业区中山区友好广场,项目建设总高度375米,是集公寓、5A级写字间、金融商业等业态为一体的多功能区域性城市生活中心,与大连地铁线无缝对接,建成后将成为大连主城区新地标。

    据大连媒体此前报道,为盘活这处沉寂了16年的旧资产,投资方中元融通首期投入了20亿元建设资金,未来还将持续加大投入。

    不过,在中元融通的官网上,并未见中元融通披露其在医疗及医药领域的具体资产情况。

    这或许是张玉富看中恒康医疗的原因之一。虽然阙文彬方面陷入债务危机,但恒康医疗的主营业务还算健康。2018半年报指,公司实现营收18.62亿元,同比增长67.86%;实现利润总额1.64亿元,同比下降11.72%。

    医疗服务仍然为恒康医疗的核心业务,并初具规模,公司专注于肿瘤诊疗、高端妇产等重点专科。

    截止报告期末,公司直接控股8家二级以上综合医院或专科医院;1 家拥有收益权的肿瘤诊疗中心、1家体检医院、1家专业影像诊断机构以及5家在建医院。

    同时,恒康医疗还参与投资京福华采、京福华越两只产业并购基金,并购基金旗下控股4家综合医院,“报告期内,公司全资子公司瓦三医院被批准为三级医院”。

    外界颇为关注此次股份质押、司法冻结等受限状态,已经对恒康医疗日常生产经营等方面的影响,这亦是深交所关注的重点之一。

    对此,恒康医疗回复称,一方面公司向合作相关方做好解释说明,使对方对公司日常经营情况有更多的了解和认识,并继续支持公司发展;另一方面公司正在通过各种途径降低公司负债,减少不确定性风险。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恒康 甘肃 控制权 的报道

  • ·恒康医疗控制权或将易主 神秘投资人解救甘肃首富(2018-12-16)
  • ·复星创始人的控制权棋局:“新生代”管理层上位,梁信军(2018-12-16)
  • ·浙商资本对阵潮汕系 鏖战ST生化控制权 (2018-12-16)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时速160公里的“复兴号”可替代普速列车,但暂时还不会完全替换,这是一个逐步的过程。

    “如今已经实现了‘资金过河’的安排。”在尚海龙看来,香港在生物科技、人工智能等领域的科研项目,对资金的需求量非常大,有国家的支持,香港积累的科研优势才有更大的发挥。

    去年广州高新技术产品产值9000亿元,同比增长9.5%;而深圳同期数据为1.73万亿元,同比增长11.2%。

    “整体上讲,消费结构升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其中有几个重要节点,2003年人均GDP突破1000美元,消费结构开始升级,2015年突破8000美元,消费升级加速,发展享受型特征愈加明显。”

    为防止各地“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懒政、敷衍做法,实行差别化管理的大气污染治理思路,但他同时提醒严重污染企业,莫心存侥幸,一定还要按照错峰生产要求该停则停,该限则限。

    为防止各地“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懒政、敷衍做法,实行差别化管理的大气污染治理思路,但他同时提醒严重污染企业,莫心存侥幸,一定还要按照错峰生产要求该停则停,该限则限。

    根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今年8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5137亿元,同比增长3.3%。

    近年来全国百强县的名单刷新度很高,且含金量正在缩水。以浙江省为例,近三年来,一些原本经济较发达的城市已在榜单中消失—2013年曾有“浙江经济第一县”之称的绍兴县被设为柯桥区

    ?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
     
    宗营 北京南 始建镇 放牛沟村干渠 土伦
    广元路 王寺 明礼乡 澳门历史城区 南坛村